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经济,论投资,收藏,悟道!

人在虎狼群中舞 天在山峰缺处明 浮生恰似冰底水 日夜东流人不知 李傲

 
 
 

日志

 
 
关于我

字紫骏,号破尘散人,毕生追寻越窑秘色瓷收藏。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份致趣。 学习新事物,好投资。

网易考拉推荐

大维德:让中国皇家审美感染世界  

2012-10-10 06:54:57|  分类: 收藏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刊登中国证券报《收藏投资导刊》2012年5月25日刊

/彭晓阳 (本文作者系藏加网首席执行人)

   

      大维德:让中国皇家审美感染世界 - 爱宝莱 - 谈经济,论投资,搞收藏,领感悟!

                                                 清宫旧藏的汝窑

       说起把中华文化传播到西方世界的外国人,我们会想起一连串的名字:马克.波罗、利玛窦、郎世宁、马嘎尔尼、约瑟夫.洛克….…然而,还有一个英国人,他对中国古代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和传播所做的巨大贡献,可说是在近代史上绝无仅有的,他的努力所产生的效果也达到了无人企及的高度。可他的名字多年以来却很少被中国人提及,以至于当今中国很多的年青人对他几乎闻所未闻。他就是波西瓦尔.大维德爵士(Sir Percival David)。

    大维德不仅是20世纪全世界范围内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中国文物收藏家和学者,同时也是举世公认的最具宫廷欣赏品味和学术眼光的收藏家和鉴定家,他收藏的中国文物特别是中国陶瓷质量之高、品味之好、学术价值之大,是西方其他收藏家所无法比肩的。

    1952610日,一个名叫“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的博物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基金会的所有藏品均来自大维德爵士的收藏。1950年经过了长达四年的协商,伦敦大学终于接受了大维德的捐赠以及捐赠所附带的条件,并以此捐赠为基础,设立了以大维德名字命名的基金会。

   先来看看这间博物馆都展陈了什么样的藏品,我们就会领略到大维德爵士在中国古代文化的传承和传播中做出的成绩是多么辉煌。

“大维德中国艺术基金会”博物馆的藏品

汝窑器在中国古陶瓷收藏领域一向是被誉为王冠上的明珠,特别是今年苏富比春拍一件汝窑葵花洗以2.08亿港币成交,刷新了宋瓷拍卖的世界纪录,更是令市场再次见证了汝窑的稀有度。

    据记载,汝窑流传到今天的真品已不足百件,最新的统计是79件,其中台北故宫21件,北京故宫17件,上海博物馆8件,英国戴维中国艺术基金会就有7件之多,其他则散藏于美、日等博物馆和私人收藏,此外,全世界收藏有汝窑瓷器的博物馆也仅十几家。大维德基金会是目前除台北故宫和北京故宫以外集中陈列汝窑最多的地方,这7件汝窑器皆为精品,均出自清宫旧藏。

    除汝窑外,大维德基金会馆藏的一对带有“至正十一年”铭文的青花云龙纹盘口象耳大瓶(原为埃尔芬斯通和罗素博物馆分别收藏),更是具有里程碑作用的藏品。正是由于这对大瓶,我们今天的人们才能通过比较识别,把元代青花从明代的青花中分离出来。

1952年美国佛利尔艺术馆 (Freer Gallery of Art) 的中国古陶瓷学者波谱博士(Dr. J. A.Pope)在考察了伊朗的阿德比尔清真寺和土耳其的托布卡普宫收藏的中国瓷器后,以大维德基金会的这对青花大瓶为标准器,分离和鉴别出一批14世纪中国青花瓷器。

    有一种说法,说是旅英华侨吴赉熙将原本供奉在北京智化寺的这对大瓶收购来拿到琉璃厂去卖,结果当时的琉璃厂古玩店的人没人认得元代瓷器,因为当时琉璃厂的古玩商认为“元无青花”,没人敢买。吴赉熙只好把这对大瓶带到英国,卖给了英国人。但此种说法是否确凿,很值得怀疑。

    无论如何,作为大维德的收藏品,这对青花大瓶的学术和研究价值无可比拟。因此这对大瓶又被称为“大维德瓶”(the David vases)。

    此外,成化青花作为青花器中之翘楚,因数量稀少,淡雅清丽而闻名。《陶说》载:“成窑以五彩为最,酒杯以鸡缸为最,神宗时尚食御前,成杯一双,值钱十万。”

    成化斗彩鸡缸杯历来就是收藏家梦寐以求的绝世珍品。它是先用青花细线淡描出纹饰的轮廓,入窑经1300度左右的高温烧成胎体,再用红、绿、黄等填色后二次入窑低温焙烧。外壁以牡丹洞石和兰草洞石将画面分成两组,一组绘雄鸡回首傲视,一雌鸡与一小鸡在啄食一蜈蚣,另有两只小鸡玩逐。另一组绘一雄鸡引颈啼鸣,一雌鸡与三小鸡啄食一蜈蚣,画面形象生动,情趣盎然。

由于成化斗彩鸡缸杯的稀有,成化后历朝历代都为追求风雅情趣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们垂涎,清代康熙、乾隆、嘉庆、道光各朝均有官窑仿制品。

    有一种说法是,成化烧造这种鸡缸杯是送给宠冠后宫的万贵妃的礼物。可见此杯在当时就极为珍贵。就是这一罕见之品种,在大维德基金会的展柜中也有陈列。

    清代的收藏品中,大维德基金会的藏品更是品种繁多,琳琅满目。

    其中代表清代宫廷瓷器最高境界的珐琅彩,在大维德基金会陈列柜中可以用堆砌两字来形容,在陈列柜中的一块不大的玻璃板上,放置了十几件价值连城的瓷胎画珐琅瓷器。

    珐琅彩瓷器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是唯一宫廷御用的陶瓷艺术品。它从未进入过民间,在民国时期故宫博物院成立以前,百姓对珐琅彩一无所知。

    明清两代的官窑瓷器都是在景德镇烧造的,唯独珐琅彩瓷器大部分是在北京烧造的。是景德镇烧好的白胎,再经北京的宫廷画师在宫中画上珐琅图案,再在北京烧制出成品。可谓不计工本。是皇家御用艺术品的典型表现。

    除此之外,大维德基金会的藏品还囊括了西晋的绿釉瓷器,唐代越窑、宋代的建窑。

还有稀有元代蓝地白龙的盘,元代釉里红,明清各朝代最具代表性的典型器物。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看完大维德基金会的藏品就相当读完了一部中国瓷器史。

大维德其人

    1892年,在印度的孟买,帕西瓦尔.大维德出生在一个犹太富商的家中。他的父亲是萨森.大维德爵士,是印度银行的创始人,著名的银行家。他母亲是一位乐于助人的善良女性,一生都在从事慈善事业。这样的家庭环境对大维德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使得他以后不断地把自己的收藏无私地捐赠给社会,让全世界的人都能领略到他的收藏品带来的文化魅力。

    1913年大维德移居伦敦,赴剑桥大学攻读法律学位。据大维德自己讲述,他的收藏经历始于1914年,很快,收藏变成了他生活中的主要内容。

1914年起大维德开始频繁从伦敦两家主要经营中国文物的公司约翰.史帕斯(John Sparks)和布鲁特父子(Bluett &Sons)处购买中国瓷器。1918年他购得一件刻有乾隆皇帝御题诗的定窑碗,这件藏品的获得,使他意识到掌握中文对于收藏中国文物的重要性。为了读懂瓷器上的款识,他开始自学中文。当时的英国几乎没有地方能够系统地学习中国语言和中国艺术。然而凭着超常天赋和毅力,到1924年他已具有了一定的中文阅读水平。此时,他在伦敦收藏界已经享有一定的声誉,但与同时期英国一流中国陶瓷收藏家相比尚存很大的差距,1921年英国十几个顶级中国陶瓷收藏家组成东方陶瓷艺术协会,大维德希望加入还不被接纳。从收藏内容上看,他这一时期的收藏过于庞杂,没有形成自己的风格,与英国的一般收藏家没有什么区别。然而随着收藏的深入,大维德越来越沉迷于中国古代艺术,他再也不满足于像绝大多数英国收藏家那样在英国本土从古董商手里购买中国文物。

1923年他第一次来中国后,他决定到中国去考察和研究中国古陶瓷。1924年大维德来到中国后,就与刚成立的故宫博物院建立了联系。当时故宫博物院的瓷器陈列在景阳宫,这也是故宫第一次向公众开放。大维德被陈列在景阳宫的皇家御用官窑瓷器深深地打动了,他真正体会了皇家的宋元明清瓷器收藏的品味和格调。这也确立了大维德以后的收藏标准。

1927年,盐业银行准备出售溥仪1924年抵押在那里的清室珍宝。当时这批文物作为清王室在盐业银行的抵押物,已经期满无力赎取。盐业银行是个官方背景、私人性质的商业银行,是由著名文物收藏家张伯驹之父张镇芳创办的。大维德得到这个消息时已经有两个买家正在和盐业银行洽谈购买这批珍宝,但后来受到“如果把这批藏品带离北京,将有人身安全问题”的威胁,两个买家不得不放弃购买计划。而大维德看到这批清宫旧藏的文物精品后,却决定不顾一切要来冒这个险。与盐业银行的谈判前后持续了一年多,通过几番周折,到第二年大维德才与盐业银行达成一致,购买了其中40多件清宫旧藏的精品。在这40多件器物中,大部分为宋代名窑瓷器,其中官窑、哥窑瓷器居多,还有很多上面有乾隆御题诗,如乾隆御题哥窑簋式香炉(2件)、乾隆御题哥窑葵口碗(2件)、乾隆御题官窑弦纹贯耳壶(2件)、乾隆御题官窑鼎式香炉、乾隆御题官窑胆瓶、乾隆御题官窑碗等。除瓷器外,这批清宫旧藏还包括了一些漆器精品,如乾隆御题明宣德款红底黑漆八仙盖罐、乾隆御题明嘉靖款剔红碗等。其中乾隆御题明永乐款剔红双凤莲花盏托曾在后来的拍卖中创漆器拍卖的世界记录。

正是由于这批精品的获得,中国文物在英国收藏界引起了轰动, 1930年,也就是这批藏品通过日本、美国辗转运回伦敦的第二年,大维德才终于获得英国同行们的认同,获准成为代表着当时西方中国陶瓷收藏和研究最高水平的东方陶瓷协会会员,还进入了英国中国文物收藏的核心群体——龙社(the Dragon Club)。同时也正是由于这批藏品,特别是器物上的乾隆御题诗,使他开始系统地对中国古代传统艺术鉴赏理论进行研究。他的收藏自此也不再局限于瓷器,而是以乾隆的趣味来构建自己的收藏。

此后大维德多次往返于中英之间。在1929年景阳宫修缮时大维德捐赠了5000多块大洋,随后他被故宫博物院聘为顾问,参与了景阳宫宋元明瓷器展的展品遴选、展览设计以及说明标签的撰写工作。并策划了1935年的伦敦中国艺术展,使得故宫的展品第一次为西方公众集中观赏。这些工作也使大维德的收藏眼界大为提高。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大维德的收藏和研究工作被打断。他积极从事反法西斯的活动,1940年他经美国到印度为修建机场筹款。1941年他途经上海时被日本宪兵拘押,1942年才被送往莫桑比克与日本战俘交换,得以重获自由。但他的身体在被日本人关押期间受到极大的摧残。1945年他到美国接受治疗,但病情并没有根本好转,到了1952年他最终不能站立。

2007年,由于财务原因,大维德基金会关闭。现在大维德基金会的藏品由大英博物馆托管。

参考:1,胡健《大维德与他收藏的中国文物》

     2,洪作嫁《大维德爵士与中国古陶瓷》

  评论这张
 
阅读(3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