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经济,论投资,收藏,悟道!

人在虎狼群中舞 天在山峰缺处明 浮生恰似冰底水 日夜东流人不知 李傲

 
 
 

日志

 
 
关于我

字紫骏,号破尘散人,毕生追寻越窑秘色瓷收藏。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份致趣。 学习新事物,好投资。

网易考拉推荐

浅谈越窑“秘色”瓷的定义  

2013-10-13 20:41:03|  分类: 收藏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越窑秘色瓷器“秘色”定义一直有争论,有人定义“秘色”是指釉色,有人定义“秘色”是指工艺,有人定义“秘色”是指“贡瓷”。纵观越窑秘色瓷历史所述和所有考古发掘实物资料,笔者以为“秘色瓷”所称“秘色”字含义可能并不指“烧制工艺”的神“秘”,而是这青种瓷器呈现的“釉色”和“釉光”散发出来的独特气韵,即:近看一色,远看又一色,随着环境和光亮的变化,所散发出来的气韵更又各不所同,古人感觉这种瓷器的釉色和釉光非常神秘(古人那时还不熟悉釉光反射原理)。正因为无法定义准确的釉色,所以激发古代文人骚客大加比喻和赞美(现在摄影也是无法拍摄出准确的秘色瓷器的本色)。

 

        唐代陆龟蒙首次以“秘色”入诗名,写了《秘色越器》诗:“九秋风露越窑开,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共嵇中散斗遗杯。”这是最早对越窑“秘色”瓷的描述和赞美。其中“夺得千峰翠色”的形容是“吸收千峰翠色之精华”,这还不能形容“秘色瓷”的颜色和气韵之美,再用“中宵盛沆瀣”极具赞美的形容来强调。“沆瀣”解释为夜间的水气或者露水,旧谓仙人所饮。《楚辞·远游》:“餐六气而饮沆瀣兮,漱正阳而含朝霞。” 司马相如《大人赋》:“呼吸沆瀣兮餐朝霞”。三国时曹魏文学家嵇康(223~263)《文选·嵇康<琴赋>》:“餐沆瀣兮带朝霞。”唐代杨巨源《春日奉献圣寿无疆词》之八:“乐报《簫韶》发,杯看沆瀣生”等。这么多的人都有涉及“沆瀣”和“霞宵”,可见“沆瀣”和“霞宵”的神秘。陆龟蒙同样用“千峰翠色”、“中宵盛沆瀣”来形容越窑秘色瓷器的“秘色”之色象气韵,说明这种瓷器的釉色神韵在当时独领风骚。

 

       陆龟蒙《秘色越器》之后,五代徐夤《贡余秘色茶盏》诗中:“捩翠融青瑞色新”、“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绿云”等赞美词句来大加描绘秘色釉色和釉光气韵。其中:“明月染春水”、“薄冰盛绿云”,在唐代陆龟蒙秘色越器》诗:“夺得千峰翠色来”.....“好向中宵盛沆瀣”的基础上,更进一步进行描绘。“明月染春水”一轮明灿灿的明月洒在春天绿波荡漾的湖面上,如同染过一般,让人心旷神怡,如醉如痴,无语言神。“薄冰盛绿云”就更耐人寻味了和让人神奇了。

 

       从唐代和五代诗人对越窑秘色瓷的描述和大加赞美中,我们发现,他们无法对当时“秘色”瓷的釉色釉光准确的界定,也就是说:根本无法形容出来的美,怎么赞美和形容都妙不可言。

 

        人们不免要问:唐代和五代人诗人,为何要对我们看来如同今天现代瓷器竟然如此耗费笔墨、超乎想象的赞美描述呢?唐代和五代时期的瓷器,并非非常稀罕的天外之物啊,难道就因为是贡瓷和什么特殊的身份?对了,古代的帝王或者文人骚客,对自然的崇拜,对碧玉的崇拜和喜好是根深蒂固的,尤其对碧玉的崇拜近乎神圣。《周礼大宗伯》记载:“以苍璧礼天”,即以苍璧祭天。璧,即碧玉。从新石器时代人们对碧玉的崇拜一直延续到明清。

 

       越窑秘色瓷能烧出超越玉璧的气色和韵味,在当时封建礼教森严、工业不是很发达的时期,是让人无法想象的,这也是让当时帝王和许多文人墨客超乎想象赞美和形容比喻的原因之一。

 

       清人蓝浦《景德镇陶录》在叙述“秘色”时说:“秘色窑,青色近缥碧,与越窑同。”“缥”字的古义为青绿而光亮的色泽,这就是说,越窑“秘色瓷”具有碧玉的质感。该书在谈到其他窑口的青瓷时,也常用“碧”字作比喻,例如:“……官窑、内窑、哥窑、东窑、湖窑等云青,其青则近淡碧色,……”。可见,古代瓷器釉色的发展其中心思想和审美一直围绕着“玉”做文章,碧玉之色之质感,是古代唐宋瓷器参照的标准。越窑、柴窑、汝窑、湖田玉窑、耀州窑等莫不如此。

 

        宋人对秘色的定义曾经争论不休。主流观点是:“供奉之物,不得臣庶用”,故称秘色瓷器。比如:宋代周煇《清波杂志》所记载的:“越上祕色器,钱氏有国日,供奉之物,不得臣下用,故曰‘祕色’”。宋人陆游的《老学庵笔记》:“耀州出青瓷器,谓之越器,似以其类余姚县秘色也。”北宋末、南宋早期的赵令畤的《侯鲭录》,该书云:“今之秘色瓷器,世言钱氏有国,越州烧进为供奉之物,不得臣庶用之,故云秘色。赵令畤的《侯鲭录》里记载的那首诗的题目不是《秘色越器》,而是《越器》,可见赵氏也对秘色瓷器的叫法有不解之意。其实,北宋早期开始,宋人对唐和五代前朝所称的“秘色”是界定不清的。比如记载:北宋重和元年(1118年),平江(今苏州)一座大墓被村民盗挖,“有一秘色香炉,其中灰炭尚存焉,诸卒争取破之。”此墓残碑中有“中平年”字样,宋人考证为东汉晚期孙策之墓。我们想想,三国至西晋时期的越窑瓷器,虽然同是越窑,但怎么能和唐晚期以及五代时期的越窑秘色瓷器相混淆呢?无论是工艺和釉色品质都是不裁然不同的。很显然,在宋人眼里,“秘色”已无时空限制。

 

《十国春秋·吴越武肃王世家》924年记载:宝大元年九月使钱询贡(后)唐……秘色瓷器……。 
《十国春秋·吴越文穆王世家》935年:清泰二年九月,王贡(后)唐……全棱秘色瓷器二百事……。 
《宋会要·蕃荑》973年:开宝六年二月十二日,钱惟浚进……全棱秘色瓷器百五十事。 
《宋会要·蕃荑》976年:开宝九年六月一日,明州节度使钱惟治进……瓷器万一千事。 
《宋史·吴越钱氏》976年:太平兴国元年十月,太宗即位,……性贡……金银扣器五百事。 
《宋会要·蕃荑》978年:太平兴国三年四月二日钱性进……瓷器五万事……金扣瓷器百五十事。
《宋会要辑稿》:“神宗熙宁元年(1068年)十二月尚书户部上诸道府土产贡物……越州,……秘色瓷器五十事。”


         随着越窑秘色的广泛使用和吴越的大批量“供应”,秘色瓷,在宋人眼里已经不在是神秘之物,文人赞美秘色瓷器已经寥寥无几。可谓是宝多不稀,物多不贵。“秘色”二字到底所指何意,宋人已经不再仔细探究了。

 

注明:一些不成熟浅谈,如果以后有时间,将会系统谈论和完善,此只是抛砖引玉,多望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