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谈经济,论投资,收藏,悟道!

人在虎狼群中舞 天在山峰缺处明 浮生恰似冰底水 日夜东流人不知 李傲

 
 
 

日志

 
 
关于我

字紫骏,号破尘散人,毕生追寻越窑秘色瓷收藏。给平淡的生活增添一份致趣。 学习新事物,好投资。

网易考拉推荐

兴润置业实控人沈财兴秘史:发迹建筑业涉民间借贷  

2014-03-25 07:09:22|  分类: 财经投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年03月25日 02:24  中国企业报

 沈财兴秘史

  发迹后仍保持农民般朴素,政府力邀参与旧村改造致兴润置业最终崩盘

  本报记者 钟文

  在浙江奉化商界浸淫了近40年的地产大佬沈财兴去年底迎来了他的人生拐点。2013年11月23日,因涉嫌集资诈骗罪,沈被当地公安机关拘捕;今年1月24日,其子沈明崇被以同样罪名拘捕。

  沈财兴是奉化市最大房地产企业——浙江兴润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公司法人代表为沈明崇。工商资料显示,沈财兴作为法人代表还拥有浙江沈氏建筑有限公司和浙江兴润阳光建设有限公司。其中,沈氏建筑注册在他的老家浙江省象山县。

  3月18日,奉化市金融办发布消息称,截至目前兴润置业的35亿元债务中,银行债务逾24亿元,非法吸收公众存款7亿多元,借款年利率在18%—36%之间。至此,兴润置业资金黑洞彻底曝光,而沈氏几十年打造的房产帝国也面临土崩瓦解。

  事实上,早在去年七八月份,奉化坊间就传闻兴润置业欠银行24亿元贷款。蹊跷的是,坊间的传闻与3月18日奉化市金融办公布的数字如同一撤。《中国企业报》记者在奉化采访中发现,兴润置业的资金链断裂不仅与企业经营管理、房地产大环境有关,更与一个政府项目息息相关。

  发迹建筑业

  从奉化市到象山县中途要经过象山县西周镇柴溪村,沈财兴就出生在这里。一位大伯听说《中国企业报》记者是来了解沈财兴的,用当地话连说“早就铐起来了、早就铐起来了”。

  沈财兴的发小、象山县某局退休干部、现住柴溪村的老陈对记者表示:“财兴是个大好人,一百个人有一百零一个说他好。”他告诉记者,沈财兴兄弟五个,他排行老三,除老二已经去世之外,其他都干着与建筑有关的事情。但没有一位和沈在一起经营,“沈财兴不喜欢和兄弟在一起合作,他的亲外甥也独自挂靠在别人的公司做建筑,这不知道是否其冥冥之中已经有预兆。”

  出生于1953年的沈财兴,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期,就和沈家老大、老四同在象山县下沈公社建筑队工作。后下沈公社建筑队改为建筑社,其四弟为社长。70年代中期,沈财兴独自去奉化发展。此后,沈财兴渐渐远离村里人的视线。

  西周镇(下沈合并到西周)工业办夏主任告诉记者,因为社长是沈财兴的四弟,他们主要与他四弟打交道,对沈财兴了解不多,特别是他去了奉化之后。

  实际上,沈并未完全中断和象山方面的联系。老陈告诉记者,随着企业逐步壮大,沈把他的施工企业——浙江沈氏建筑有限公司注册地放在了老家象山县。他说,地方税交给象山,对象山的经济做了积极的贡献,所以县里、镇里和沈一直保持密切的联系。而沈对自己的出生地也给予很大的帮助。他记得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村里建小学需要15万元,教育局只给了5万元,沈财兴给了10万元。现在,村里做一些公益项目需要一二十万元的,只要有正当的理由找到他他基本都给。

  而让记者感到奇怪的是,沈财兴在老家如今没有半片砖瓦,老房子早就成了废墟,倒是他的四弟五弟紧邻着造了两幢两层小楼,逢年过节有时回家小住。

  沈财兴似乎将钱财看得很淡。老陈告诉记者,据说,沈财兴开发奉化阳光茗都项目就赚了十亿元,沈的外甥曾要沈不要再做了,钱赚了那么多,年龄也那么大了,好好享受吧。沈财兴说,我从小就是一个放牛的,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但我一个人停下来,多少农民工失去工作,我继续搞企业,这些农民工还能有工作,又能为地方支持那么多税收。

  老陈告诉记者,发迹后沈财兴依旧保持着农民般的朴素。

  巧合的是,记者在奉化坐出租车时巧遇一位认识沈财兴有20年的出租车司机老吴。他告诉记者,他原来在一家做钢窗的企业,沈财兴的建筑公司要用他们厂生产的钢窗,他还曾去沈的企业安装过门窗,还去他们家吃过饭。他说,去年底,听说财兴被抓了,后来才知道是他的合伙人——香山美邸的开发商方某自杀,沈财兴被传唤到公安局。后来他还在大街上看到过沈。十几天之后,新闻里说沈财兴被公安局拘捕了。

  “他这下可能真有麻烦了。”老吴告诉记者,其实沈财兴是一个非常低调的人,不善言语,更不像一些大老板,整天坐在高档汽车里跑来跑去。

  工商注册资料显示,兴润置业2000年9月5日注册,注册资金4亿元,法人代表沈明崇。

  老陈告诉《中国企业报》记者,奉化起码70%的建筑都是沈财兴做的。他说,70年代沈财兴在奉化主要是在农村建房,后来才进入城市发展。由于他在当地的人脉关系很好,奉化很多政府建筑都是沈财兴所属的企业施工建设的,2000年后他才开始进入房地产业。

  奉化房产生意人陈勇(化名)告诉记者,沈财兴的房地产第一桶金就是阳光水岸项目,当时这个楼盘属奉化最好的楼盘。2004年,沈财兴又开发阳光茗都项目。这是奉化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封闭式的小区。沈从此奠定了在奉化地产界大佬的地位。他说,不客气地说,就是现在,阳光茗都依然是奉化最好的房产。

  阳光茗都斜对面的奉化市家缘房产经纪有限公司负责人王飞儿告诉记者,阳光茗都销售一直非常好,基本上开发就卖完,目前余下来大部分都是户型比较大的。她说,就是如今房产大环境整体不好的情况下,阳光茗都基本保持在每平方米11000—12000元之间,最高峰达13000元。

  是巧合还是政府隐瞒?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如此好的业绩企业,如何一夜之间就会坍塌。坊间有人认为,是高利贷拖垮了兴润置业。奉化市金融办的消息显示,兴润置业民间借贷债务总额约5亿元,借款利息基本为年利率18%—36%,另外还有非法吸收的公众存款7亿元,涉及98人(其中机关事业人员7人)。

  据全国工商联一项调查,规模以下的小企业90%没有与金融机构发生任何借贷关系,微小企业95%没有与金融机构发生借贷关系。

  此前,长期关注中小企业发展的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浙江民营投资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在接受记者的采访时表示,中国没有一家企业没有得到过民间借贷的帮助。

  事实上,兴润置业早就涉及民间借贷。记者通过网络搜索发现,沈财兴所属企业涉及不少民间借贷的官司,基本都在几十上百万元以上。

  陈勇告诉记者,兴润置业在当地影响力如此大,很多人都乐于把钱借给兴润置业,甚至有人不惜用房产抵押贷款,再把贷来的钱借给兴润置业已获取高额差价回报。他说,这次被查出来与兴润置业有借贷关系的公职人员或许只是其冰山一角,坊间传闻,兴润置业为感谢一些公职人员,采取让他们借钱给兴润置业的方式,变相获得利益,而这往往采用匿名或者他人身份。

  关于兴润置业面临倒闭其实早就有传闻。

  陈勇告诉记者,早在去年七八月份,当地就有兴润置业欠银行24亿元贷款的传闻。

  记者在奉化当地知名网络论坛《锦溪论坛》也找到了相关信息。

  “草原牧歌”2013年8月3日21点14分发帖说:听邻居说,阳光茗都在低价出卖地下车库,价格6—7万一个,许多业主都在疯抢,据传是“财兴泥水”(指沈财兴,编者注)负债24亿元,要破产了。

  “锦论游侠”跟帖说:此事早有传说,长汀安置房的几幢房也是浙江润兴置业公司开发的,但因村民之间利益纠纷被搁置;传言,润兴置业公司近期所开发的桃源别墅群的项目也暂停。具体原因不明。

  此外,还有帖子希望政府部门出来说明,不然各种传言满天飞。

  传闻并没有引起大多民众以及地方政府的警觉。陈勇对记者表示,这些消息肯定是知情的政府内部人说出来的,不然哪有这么巧的事情,网传的事情最后在经历半年多后成为现实,更让人吃惊的是,数据居然一模一样,都是欠银行贷款24亿元。

  奉化市金融办主任邬永本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他认为媒体完全放大了事实,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并建议记者去找奉化市委宣传部。

  地方政府对此警觉的还不止金融办。此前,记者到奉化市房地产管理中心去了解兴润置业桃源府邸的销售情况时,该中心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同样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让记者到市里去了解情况。

  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3月21日中午,兴润置业开发的桃源府邸大门洞开,里面的吊塔孤零零的伫立着。大门一侧,一辆货车遮挡住了几个黄铜大字——浙江沈氏建筑公司。在一处工棚内,几个工人模样的人正围坐在一起吃饭。《中国企业报》记者刚一询问桃源府邸是不是停工了,一位男的就赶紧说他们也是来吃饭,对情况不了解。在厨房烧菜的大姐还没等记者开口就说,她们什么都不知道。

  记者在小区内转了一圈,发现桃源府邸大部分为独幢和联排别墅,目前已全部封顶。区内没有看到施工人员的身影,售楼处里也是空无一人,只有一些被拆得七零八落的脚手架。院内几捆生锈的钢筋似乎告诉我们,这里已经停工很久了。

  奉化市建设局房产管理科孙科长告诉记者,桃源府邸2012年就取得了预售证,具体预售得怎么样不是很清楚。他印象中该楼盘都是独幢和联排的房子。联排一般每幢在500万元左右,独幢在2000—3000万元之间。

  奉化房产信息网显示,桃源府邸一期总共147套房子,已经销售144套,二期36套,已经销售33套。相关资料显示,桃园府邸本来定于2013年底交付,但最新计划显示,交付日期已经延后到2014年底。

  而阳光茗都50幢48套房子已售47套;54幢120套已售119套,但55、56、58幢销售不佳,共222套房子只销售了110套。

  陈勇对记者表示,相对于开发几十幢房子的楼盘,本身开发时间就需要几年甚至十年,而且还在建设之中,剩个一百多套也属于正常。他告诉记者,兴润置业真正出问题,就是出在锦屏街道长汀村的旧村改造上,兴润置业投入数亿元,至今颗粒无收。

  记者在长汀村也听到了同样的说法,只不过更直接。接受记者采访的几位村民直言不讳地说,长汀村旧村改造,“我们倒霉,沈财兴也倒霉”。

  长汀村几位村民告诉记者,旧村改造始于2004年,当时奉化市政府把长汀村所属的集体土地2400亩(其中农田1500亩,山地900亩)以及宅基地360亩预征。当时政府规划了158150平方米的安置房,而实际上整个长汀村安置面积起码需要18万平方米。这也直接导致后来项目被搁置。

  据村民们介绍,长汀村旧村改造开始是由宁波洛兹置业有限公司建设。到2007年,洛兹置业在完成588套住宅之后退出了这个项目。由于兴润置业在当地的影响,奉化市政府力邀兴润置业接收该项目。按照当时的协议,兴润置业需要帮长汀村兴建155815平方米安置房,目前已完成149000平方米。

  长汀村项目是造成兴润置业资金紧张非常重要的原因。此前为这个项目曾多次到北京上访的村民告诉记者,兴润置业接手这个项目,政府方面提供310亩土地,其中180亩用于村民安置,另130亩自己搞商业开发。

  他们粗略算了一下,购置土地费用以及建设费用,兴润置业在该项目上起码投入了七八亿元。而按照协规定,兴润置业建设的安置房,长汀村要以每平方米1500元向兴润置业购买。按照目前建设的面积,也可以收回2亿多元的投资。但由于村民们一直对该项目持有异议,兴润置业至今未获一分钱回报。而雪上加霜的是,由于拆迁不下去,原本可获得的130亩商业用地也迟迟无法动工。  一方面大量资金被占用,另一方面还得承担巨额的银行利息,兴润置业已是回天乏术。

  而奉化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房产中介人士告诉记者,长汀村旧村改造项目第一批入住的村民至今也没有拿到房产证。

  在象山县建筑业管理局,记者巧遇正在副局长顾成杰办公室的沈氏建筑副总经理沈国光。对于记者的偶遇,两位非常吃惊。记者表明来意,希望就兴润置业以及沈氏建筑的相关问题采访沈国光,顾成杰出面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要求。他告诉记者,兴润置业出了目前的问题,政府非常重视,今天他专门约见沈国光,就是商量怎么帮企业走出困境。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